欢迎光临河源市福音堂网站,今天是:

河源市基督教会福音堂

基督文化

热点文化

信息详细

爱之密钥

阅读:2049次  时间:2010/4/4 13:42:33  [ ]

我的父亲是曾经的国家干部,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应该知道“国家干部”意味着什么。我的母亲是农民。他们是同班同学,一起上过高中,单从这一点来说,应该算是比较幸福的一对。

但是自从我上初中,原来的幸福被打破了。他们开始吵架,从一开始不说话,到后来的每天晚上半夜吵架,再到后来的分居,农村里有句话叫“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”。在那个年代,家庭不和,是个很严重的问题,也是一件令人笑话的事。我曾经很痛苦,不知道该怎么办,觉得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,每天低着头走路,背越来越驼。各方亲戚、朋友,甚至父亲单位的领导和村里的领导,都来调解,但是没有用。很多人看着我,对我说:“你是家里的长子,一定要想办法!”但是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,很无能为力。甚至我不明白我的父母为什么要吵架,父亲从来不跟我沟通,这一点,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为什么,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父亲可能觉得我是个小孩,而妈妈每天所做的功课是向我诉苦,我没有办法帮助她。

我为自己的无能感到屈辱和羞耻。我发誓,将来我自己的家庭,一定不能像我父母的家庭。

危机出现

我很爱我的妻子,我决定要娶她的时候,已经打算好一辈子不跟她吵架,好好照顾她,同时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。在妻子的影响下,我认识了主,一点一点的向主靠近,慢慢的跟随着主的指引,在我们的家庭生活、工作中慢慢的实践主的教导。我们一直也很愉快幸福的生活,我和我的妻子相信我们的婚姻是主所应许的,我想只要跟着主的引导,我和妻子不会吵架。

随着生活的前行,终于有一天,因为一件事情,我的妻子生气了,一气之下就跑开了,我心情很沮丧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我可以认错,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,用什么样的话哄她。我迟疑了一会,终于还是快步追了上去。跑不远,发现我的妻子正慢慢向前走。我追了上去,嘴里嘟囔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但是,看到我妻子的那一刻,我心里充满了感激,感谢主,原来她并没有离我而去。

我和妻子坐了下来,我心里还是很生气,觉得妻子不该抛下我一个人走开。我很严肃,认真的告诉她,我不想吵架,我很害怕吵架,那样我会很沮丧。妻子默默的看着我好一会,说:“有什么好怕的,吵架就吵架!”我更加生气,心想,怎么能吵架呢?!更何况,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吵架,难道要两个人像骂街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来回吵?我更希望的方式是两个人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如果意见不同,我可以妥协。总之,不能吵架,主也没让我们吵架。

那天我们都有些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。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互相生气。但是大家并没有充分沟通。

真诚沟通

晚饭的时候,我和妻子开始祷告,我也借祷告,告诉我的妻子我很爱她。吃饭的时候,我们开始在圣经里寻找有关的教义,希望能得到帮助。慢慢的,我和妻子原来有点封闭的心重新在主的引导下,向对方打开。妻子告诉我,无论如何,她都是爱我的,因为神应许了我们的婚姻,吵架并不能让我们的爱有丝毫减少。更何况,我们这根本就不是吵架,最多是争执而已。她让我把自己的害怕交给主,让主来指引我们,只要我们充分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很多误会就会消除,最怕的是什么都不说,闷在肚子里。

她说,她所害怕的并不是吵架,有的时候甚至觉得“小吵怡情”,而应该害怕的是那种有意见放在肚子里,明明已经生气了,却要强压怒火,表现得好像没事情一样。在这样的时候,双方只会感到我们的感情不真诚,要不就是冷战,要不就是虚伪,我们总相信婚姻不是做给别人看得,就像主对我们的好是实实在在的,在每件事情上帮助我们,而不是一堆关于爱的道理。

相比于不吵架,她更喜欢两个人把心里的火发出来,虽然有损失,可是事后可以彼此认错,道歉,那时候可是更甜蜜呀!这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父母虽然也吵过很多架,但他们并没有分开,直到现在还是彼此相爱,没有谁因为什么事情离弃另一方。更重要的是,从结婚开始,我们就在心里下了决定,一定终身忠实于我们的婚姻,我们的爱情。

很感谢主,是祂给了我们一个共同讨论、协商、表达,甚至吵架的基础,在祂里面,我们可以真诚的面对,一起把我们的情绪看清楚,到底是要因为害怕而妥协以至把不良情绪埋在肚子里,越积越多,还是要真诚的把每个想法向对方说明?

在这之后,我们还有过好几次吵架,还是有很多害怕的情绪,但是每次赌气的时候我总想:圣经里说男人是女人的头,那我先向她示好吧!有时候是她主动示好,于是我们很快和睦了,不仅一点都不损害我们的爱,而且感觉我们更靠近了。

※妻子的话

更重要的是,从结婚开始,我就在心里下了决定,一定终身忠实于我们的婚姻,我们的爱情,除非丈夫离开我,我是不离开他的。我甚至想好了,万一什么时候他说气话,说点什么“要不我们离婚吧”这类的话,我就要坚决地说,反正我是不离婚的,要不你就自己离开,两年后婚姻被国家宣布自动无效,那我也没办法。但我是不离的。

因为这样我在婚姻中很有底气,加上我是那种心里藏不住话的人,我总觉得要我承认说错了可以,但要叫我不说那就很难。如果我有话憋在心里不说,还会有生理反应,我会肚子疼。至于那次一个人走,我都想好了,散一圈步就回来,当时还摸了摸口袋,庆幸自己带了钥匙。

我的脾气比较倔吧,老公越是不跟我吵架,我就要惹他,因为我觉得不敢跟我吵架是不信任我嘛,是还停留在旧的家庭阴影里,那怎么行?我们的婚姻是新天新地啊,又不是父母的婚姻,我可不想要一个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的老公。可能有更妥帖的处理方式,或许应该让时间来解决,但我性子急嘛,碰到问题就爱迎难而上。

可是,凭心而论,我在婚姻中也有害怕的事情。因为从小是独生子女,我最怕寂寞了,所以老公如果跟我说话少,我就很不舒服,我害怕冷漠,如果老公表现得不够热情,我就会不舒服。不过我要感谢神,祂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老公,每次当我打算怀疑他究竟爱不爱我的时候,当我用我的经验来判别这个事情的时候,祂就会让我发现,并不是只有我的方式才叫爱。渐渐地,即便老公不跟我说话,一个人睡大觉,我也相信他是爱我的了。